吕军书法艺术——而今迈步从头越
分享到:
编辑日期:2015-10-6 【来源:六安市书法家协会】 【作者:六安书法家协会】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吕军书法简评

李多来

  


      在美丽的瓦埠湖东岸,有一闻名遐迩的小镇---瓦埠镇。瓦埠镇又叫君子镇,得名因孔夫子七十二贤徒之一的宓子讲学终老于此。这个小镇,可别小瞧,有几千年的历史了。且不说“金瓦埠,银正阳”,单就镇上的屋舍就让人感慨小镇是怎样的奢华,过去的、现在的:因为大多是汉砖砌就。
      这片沃土注定要出人才的。
      远的不说,我就说一说当今实力派书画家吕军吧。
      吕军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本土书画家,说到书画家我们总以为是深宅大院里的文人墨客才可以为之,毕竟乡俗有云穷不文也。但瓦东这个地方的人骨子里是尚文的,从“耕读人家”的匾额几乎家家户户挂门楣上可窥一斑。那么吕军从少年时即酷爱书画艺术,直到现在成为真正的书画家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吕军少年时家境并不好,他喜欢写写画画的费用往往是父母节衣缩食而来。也因此,吕军学习书画就更为下真功夫,而且是三十年的坚持。俗话说:“聪明人下笨功夫”,吕军就做到了。
      探讨吕军的书法艺术,我可以用几个气字来概括:古气、静气、率气、灵气。
      古气。书法之道,能入古、出古、化古,方可与之论。精研二王到取法宋四家,他不离不弃。在年复一年的废纸三千里,不停取舍,化为己用。食古能化,境界自开。现在看吕军的书法作品,古风盎然。但你很难说出他师法哪一家。或存魏晋风神、或现唐宋风流。一笔一画,一字一行,初看有意为之,继看无意得之,再看化意成之,彰显了他兼收并蓄的才情。
      静气。作为书法家,能知静、得静、守静,殊为不易。试看当今书坛,躁气漫天。在十年前吕军就说过一定能把字写静气。静,须沉。古人云,静影沉璧。这沉下去,吕军摸索了十余年。如今,无论他的楷书、行书、草书,都能得静、守静。笔在纸上,动中有静,形质干净,静气自在。
      率气。吕军为人率意,在书法上也是率意而为。不事雕琢,得意于挥笔自运,似无法却有法。这自如于古法中,随心所欲。每有作品,率意便呼之欲出。吕军的小品书作,往往多是率意之作。在起、行、收中巧妙的把握节奏。寓情理于若不经意中,看似若不经意却又自信十足,率意满纸。
      灵气。这一点,凡是见过吕军书法的人,都会有这个感觉。吕军的灵气不是凭小聪明,而是善读书的结果。他读圣贤书,是择读,能为他用。他恨不得天天念叨。他还读书法理论,用他的话说,理论不通,实践也高不到哪里去。前几年我老是说他,讲他的作品时见仙气,但是不多。他总说:“老哥莫急!有仙则灵!”果然,这几年灵气出来了。一幅作品如不见性灵则俗不可耐也,有了灵气则形神兼备。吕军的书法作品,我不敢说幅幅有灵气,至少七成以上了。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吕军今年再次入展中书协举办的国展,按道理是值得庆贺的,但他在展览现场给我电话说:”相比很多实力派高手,我还差很远,这次入展十一届国展,算是我的起点吧。“这话中听,也中肯。

        吕军,你不用骄傲,有我们替你骄傲,足矣!



吕军的书法可谓把王字的飘逸之气写到了极致,元神流荡,机杼独出,妙不可言。观其大字,只见碑帖相融,笔墨浑厚而意趣生拙,妙趣横生、憨态可掬的结字,老辣的用笔,在率意中暗藏钝厚锐利之笔法,钝而不滞,疾而不浮,逆折而行,气象万千;观其小字,则以帖为主,秀逸而势巧,澹逸而流美,不失魏晋风韵,萧散有致,摇曳生风,可谓形神兼备,妙到毫端。    ( 丁美科)




上图为入展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展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