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磊书法艺术网络展
分享到:
编辑日期:2014-5-11 【来源:六安市书法家协会】 【作者:六安书法家协会】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许磊艺术简历

   许磊,安徽省寿县人。笔名去枯,斋号愚人茅舍;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寿州印社副社长,寿州书法画院特聘书法家,寿县历史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淮南市名流书画院副院长。

   艺术作品历程:

   曾获全国首届和谐杯诗书画大赛一等奖(中国文化部),第二届印文化休闲博览会创意大赛优秀奖,入展百年西泠诗书画印大展(西泠印社),入选全国首届册页大展,全国第三届扇面展和全国第二届册页展(中国书法家协会)。

   入展全国第二届兰亭奖尧山杯新人展(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届中国芮城永乐宫书画艺术展,获得第二、三届中国芮城永乐宫书画大赛优秀奖,获全国第三届老年书法展最高奖(中国书法家协会),安徽省书法贡献奖(安徽省书协)。

   此外,本人多次参加国内外省市及以上专业性大展并获奖30余次。





许以翰墨金石  磊落快意人生

 ------------许磊书艺简评

 ⊙史秀前

   和许磊先生的第一次相识至今还有很深的印象:那时我还住在安丰塘畔,几个朋友到我那玩,大家写字、打牌、喝酒……晚饭后我送大家回城,车行至半路不知是谁发现少了一个人没上车,如此这般闹到半夜各自才算到了家,同行中许磊兄是年龄最长的了,虽然以前并不认识,可短短的半天时间里我觉得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许磊先生出生在寿县的一个小镇上,从小并没有受过严格的私塾和学校教育,然而几十年来无论工作岗位如何变换,无论搬了多少次家,可他对书法艺术的热爱不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随着岁月的历练越发的痴迷了!于是书房案头上,青灯黄卷里他默默无闻的在艺术的天地里辛勤的耕耘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净土,他深知书法的学习不能凭借一时的热情,也不能死搬古代经典、拿来主义,而应洞悉古人的书写状态,化为我用,“先其天性,后其学习”方能显我之心性,四十年来,他就这样恪守经典,心摹手追!

   许磊兄的书法从唐楷入手,颜柳欧赵均有尝试,隶书从《曹全杯》《史晨》等,篆追甲金古文字,结字如为人不事张扬,常于凝重中见机巧,平淡中显意蕴。清人朱和羹说“学书不过一技耳,然立品是第一关头,品高者,一点一画,自有清刚雅正之气”。许磊兄在学书同时注重自身人格的完善,赤诚待人,力戒虚伪,低调求实。兄深谙“书家须自立门户,其旨在熔铸古人,自成一家,否则习气未除,将至性至情,不能表现于笔墨之外。”(何绍基语)近年先生作书由博返约,主攻褚遂良《圣教序》和隋唐墓志,作品用笔爽利,结字机巧灵动,追求笔端的情趣变化,化“有意”于“无意”之中,不娇柔,不刻意,“无意于佳乃佳”之作常出其右。故而无论是追摹古帖还是挥毫创作许磊兄常有一种书写的快意和畅达!

   翰墨之余,先生常走刀方寸之间,无论是秦汉古玺还是明清流派印,多有涉猎,然治印之篆法、章法、刀法人人皆可用意规模,欲彰显其精神气息却十分困难。兄亦深知此道艰辛,常深究篆法,用意探索,印外求印,所作力求典雅工稳,平中见奇,在刀于石的碰撞中寻求一种纯粹的精神力量!

   学书的道路是漫长而艰辛的,收获的幸福和喜悦谁都能体会的到,然追逐的苦涩和辛酸唯有“在路上”的人感悟深刻,如今已步入花甲之年的许磊先生除了享受在天伦之乐的幸福之中外,仍孜孜不倦于艺术道路上,用那浓墨重彩的画笔不断书写着属于自己的快意人生!





大方无隅  大器晚成

       ——记书法家许磊

       ■     夏长先

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此语出自《老子第四十一章》,用大方无隅 ,大器晚成为题来记述中国书法之乡寿县的书法家许磊,不知是否合适,想到此语,也就不管其他。

对许磊先生的了解只是近几年的事,2009年中举办的第三届兰亭奖尧山杯新人作品展使我第一次知道其大名,更重要的是他是我们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寿县人。接下来,在一些商业书法展赛中,许磊先生频频入展、获奖,特别是他在2012年中国书协举办的第二届全国老年书法作品展中一举成为49名获奖者之一。

作为一名老年书家,其时间、精力等都难以和年轻人相比,当今所谓的科班教育、魔鬼训练与许磊先生更是无缘。以前没有固定的职业,现在没有养老的保障,却有着一颗对书法艺术执着追求的心,没日没夜地面对青灯黄卷,不停的临摹。有人说:年龄大了,身手都不灵活了。有人说:年龄大了,理解与记忆力都差了。还有人说:年龄大了,审美眼光低了……”但这对于许磊先生来说,好像到不存在。在他的腕下,只有北魏名碑的古拙,隋唐墓志的静谧。

许磊先生善楷书,尤善魏碑,其作品在书法审美上形成了重笔势、气力,重典雅、重质文兼取的特点,将一般墓志的方峻雄强转化为笔墨兼备独特风格和美学魅力。他的楷书,融篆势,草情,隶意,起笔迅捷,折如钗股,收笔戛然而止,或藏或露,或缩或放,恰到好处。   

启功先生有诗论学习魏碑的方法,其中学书别有观碑法,透过刀锋看笔锋可谓一语中的。许磊先生深谙此道,师古不泥古,临其神而不摹其形,这与其独特的审美眼光密不可分。对于创作,他从来一丝不苟,精心选择书写内容,精心选择笔墨,对纸的要求也相当严格——裁剪、拼贴、画格……有着与年轻人一样的精力、一样的审美眼光。在眼球审美的时代,如何在几秒钟内吸引评委,不仅要有扎实的书写功底,更要有吸引眼球的形式色彩,这也是当今国展评选的最基本规则,无论是否有歧义,但已经既成事实,而且屡试不爽。 

许磊先生精篆刻,早年曾遍临秦玺、汉印,对传统下来一番功夫。这从他的篆刻作品中不难看出。一日,我与东明先生到其府上拜望,其家人正在吃晚饭,而先生仍在灯下治印,其忘我精神令我等自愧不如。 

啰哩啰唆,愿为许先生广而告之! 

 

 

 

 

 

 

 

 

 

 

 



 

 

 


 




[page_break]










 

 

 

 

 

 

 

 

[page_break]